评论:货币政策应聚焦实体经济 防范资产价格上涨

评论:货币政策应聚焦实体经济 防范资产价格上涨
货币政策应聚焦实体经济防范资产价格上涨
  经历2020年流动性充裕对实体经济的大力支持后,今年货币政策走向备受市场关注。
  在国务院新闻办近日举行的2020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,央行相关负责人就金融领域热点问题答记者问,称2021年稳健的货币政策会更加灵活精准、合理适度,会坚持稳字当头,不急转弯,根据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,灵活把握货币政策的力度、节奏和重点。
  众所周知,去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产生了严重冲击,为应对疫情影响,加快经济复苏进度,宏观政策全面发力,对经济恢复作用明显。
  以货币政策为例,2020年通过三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,为实体经济提供了1.75万亿元长期流动性,累计推出9万多亿元的货币政策支持措施。统计显示,2020年末,广义货币供应量(M2)同比增长10.1%,比上年末高1.4个百分点;人民币贷款累计新增19.63万亿元,比上年多增2.82万亿元;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3.3%,比上年末高2.6个百分点。
  流动性对实体经济的正面影响,从中长期贷款余额及利率可见一斑。数据显示,2020年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增长35.2%,比上年高20.3个百分点,增速已连续14个月上升;普惠小微贷款增长30.3%,比上年高7.2个百分点。全国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.61%,比上年末下降了0.51个百分点,创2015年有统计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  不过,流动性充裕在对实体经济形成有力支持的同时,也造成了资产价格大幅上涨,甚至有引发风险的负面效应。
  一方面是大城市房价在已然高企的基础上再度上涨。最新公布的12月份70城房价显示,4个一线城市二手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上涨8.6%,涨幅比上月扩大0.3个百分点。其中深圳涨幅达到14.1%,去年6月市场价格就达到69599元/平方米,且成交火爆。摇号抢房、日光等现象在深圳、上海、杭州等城市持续上演。
  另一方面是A股市场的机构疯狂“抱团”,公募基金集中持仓股估值水涨船高,100倍以上PE(市盈率)成为常态。背后的原因是基金发售火爆,2020年全年新增超过3万亿,史无前例。这些机构在发售基金筹集资金后,不断购买持仓股,因为资金源源不断,出现了备受市场关注的公募基金“抱团”现象。
  总结过去一年流动性充裕带来的影响后,2021年货币政策的重点不言自明:既要继续支持实体经济的恢复发展,又要防止资产价格大幅上涨带来的负面影响。资产价格上涨不仅加大了金融风险发生的概率,还会加剧贫富分化,对社会健康发展不利。
  因此,未来在一些临时性救助政策稳妥退出后,稳中求进不急转弯,需保持好正常货币政策空间的可持续性,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精准滴灌作用,加大对科技创新、小微企业、绿色发展等重点任务的金融支持。
  与此同时,要时刻关注货币政策刺激引发资产价格上涨,尤其是防范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。2020年对房地产企业融资设置了“三道红线”和银行信贷的“两道红线”,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房地产与金融风险的相关系数。未来,对于企业信贷、抵押贷流入楼市,也应该加强监管。并加大对大城市租赁市场发展的金融支持,促进多渠道住房供应体系的建设。
  现行经济发展模式下,货币政策对经济的影响日益重要,未来保持合理、适度、精准的流动性有利于经济的恢复发展,但同时需要注重防范重点领域风险,尤其是流动性过度充裕带来的资产价格上涨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张文